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仙帝重生在都市

第一章 重生

发表时间: 2022-09-09 08:21

 “哥哥,等我的病好了,我们去边疆祭拜一下父亲吧?”

“我告诉你!今天你在不交手术费,你妹妹必死无疑!”

“借钱?你也配跟我借钱?你说说,你妈癌症晚期的时候,借老子的钱你还清没?”

“小秋,你妹妹自小就没见过父亲,你一定要对她好,一定要……”

飞升雷劫中,江秋的耳边回响无数的话语,妹妹重病时的期望,医生索要医药费时的冷血,舅舅拒绝借钱时的冰冷,母亲临死时的嘱托……

作为灵界唯一触摸到大乘期的修士,江秋很轻易的便度过了雷劫。

可没想到的是,来自于前世的遗憾,还是让他崩溃了道心,没有迈过心劫那关。

终于,一道灭世玄雷轰下,那个名震灵界万年的灵界至尊,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有留下。

“渡劫不是已经失败了吗?我怎么还会存有意识?”

疑惑的睁开眼睛,身前高楼上农商银行的四个大字让江秋愣了下来。

没想到飞升雷劫失败以后,自己竟然没有过魂飞魄散,反而重生蓝星,回到了自己闯下滔天大祸的那一天!

还未来得及思考什么,一阵叮铃铃的铃声很快便让江秋接受了自己重生的现实。

“喂?”,接通电话江秋就放在了耳边,可对面的出来的声音立马就让他的脸色阴沉了下去。

“我告诉你!今天再不交手术费!你妹妹必死无疑!”

电话是妹妹的主治医生陈主任打过来的,而这句话就是江秋被判无期,最后自杀身死的罪魁祸首。

低头瞟了一眼手中刚买的水果刀,江秋眼中满是悔恨,前世就是因为这个无良庸医,逼得自己走了歪路。

为了妹妹的手术费,江秋持刀抢劫了银行,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而就在江秋刚刚被警察抓捕到的时候,医院就传来了他妹妹的死讯。

也是那一天,妹妹的死在江秋的心底种下了自杀的种子,也埋下了死后穿越灵界,成为一方仙尊的伏笔。

既然重生,江秋定然不会再让这种惨剧重新发生一遍,他随意的扬了扬手,直接就把手里的水果刀丢尽了垃圾桶。

一界仙尊去抢银行?笑话!现在的江秋相信,只要自己说一句话,这个星球就立马会有无数富豪以头抢地,争先恐后的把财产奉献给自己。

“喂?怎么不说话?听到没有?再不交手术费,我就把你妹妹推到太平间去!”

手机中又传来一阵刺耳的催促声,直听的江秋一脸厌恶,他直接挂断电话,果断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。

自己修行万年,若是连医治自己妹妹的实力都没有,又有何资格被灵界修士称之为无上仙君?

一边朝医院的方向走着,江秋一边在运转着功法,吸收天地灵气。

虽然蓝星的天地灵气十分稀薄,短时间无法提升江秋的灵界,可吸收到能够医治妹妹病痛的灵气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这辈子,我一定不会再让任何遗憾发生!

一边走着,江秋一边在为自己重生一次,能够挽回遗憾而欣慰。

可他却没有注意到,此时的马路上,正极速的行驶过来一辆红色法拉利。

法拉利的速度很快,路中间突然出现来一个人影,根本无法顺利的刹住。

只听砰!的一声巨响,江秋被撞了个正着。

他被撞飞出了四五米远,身体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以后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“快来看!有人碰瓷法拉利了!”

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见到是法拉利出了车祸,十几个看热闹的路人立马就围了过来。

“好家伙,撞成这样,这小子碰瓷失败了吧?”

“我看是,腿都撞断了,何必呀!”

“唉,这你们就不懂了,他对自己越狠,这法拉利车主就得掏的越多,看这样子,没个几十万根本摆不平。”

“这个老哥说的是,不过人家车主也不在乎,屁股底下坐着几百万,几十万洒洒水啦。”

一时间,好几个路人都开始对着江秋指指点点,全然把他当成了个职业碰瓷人。

可地上的江秋对这些话语并未在意,他躺在地上大力的喘着粗气,想要尽快的恢复行动能力,去医院救治自己的妹妹。

毕竟刚刚重生,此时的江秋依然肉体凡胎一个,足足过了一分多钟,他才从断腿的剧痛中清醒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此时从法拉利中走下来一个女人,她的声音急切,精致的脸上却满是担忧。

抬头一看,一个绝美的面孔出现在了江秋的眼中,这女人长发齐腰,穿着一身红色束腰连衣裙,踩着红色高跟鞋。

其姿色比他前世见过的许多灵界仙女都不遑多让。

可漂亮归漂亮,江秋感觉她说出的话有些荒谬,腿都被撞断了怎么会没事,刚刚清醒的江秋,甚至有些怀疑这漂亮女人是不是智商有点问题。

“我给你二十万,因伤耽误的所有损失我全包,我的过错,我会全力承担的。”

满脸歉意的蹲下身子,女人看到江秋已经变形了的右腿后,又急忙补充了一句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没想到把你撞的这么重,我给你五十万。”
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,一种路人惊讶的大张着嘴巴,又开始对那个漂亮女人指指点点。

“这是个傻子吧?明显碰瓷的,还给五十万!当钱是大风刮来的吗?”

“说的是啊,五十万啊!辛劳半辈子也不一定挣到一半,要我说,我干脆也去撞个法拉利得了。”

“这小子血赚啊!根本没有碰瓷失败啊!”

路人的声音传到二人耳中,可两人却根本没有一个在意。

女人不在意是因为她根本不缺这点钱,江秋不在意是因为他也看不上这点钱。

更重要的是,重病的妹妹还在医院里躺着,江秋此时根本没有时间跟这个女人扯皮。

撑着地,江秋单腿从地上站了起来,那变了形的右腿,看的路人脸上肌肉都直抽抽,都感觉自己的腿也痛了起来。

“唔~我没事……也不要钱,你走吧。”

吐了口浊气,江秋对着女人摆了摆手,并不想在此事上浪费时间,究根结底,还是自己走路不长眼,跟这个女司机没多大关系。

可他话刚一说出口,周边路人仿佛是听到了鬼叫一般,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。

五十万!说不要就不要了?这腿白断了?

“你都伤成那样了!别嘴硬啊,我带你去医院!”

见到江秋转身要走,沈潇潇神色急了下来,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口就提钱的事情,伤了江秋的自尊心。

可无缘无故的把别人腿给撞断了,不补偿一番,自小家教甚好的沈潇潇打心眼里也接受不了,

她硬拽着江秋的手腕,就想要背起他,放到自己的车里。

可她毕竟是个女人,力气太小,别说背了,她就连拉江秋都没有拉动一下。

“算了,借你车子一用,此事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见到女人神色诚恳,江秋也不在坚持,他此时心里只有对妹妹的深切担忧,生怕自己去的晚了,悲剧再次重演。

“去市一院。”

车上,江秋坐在后排,对着坐在驾驶位的沈潇潇说出了个地点。

“嗯,也好,市一院是附近几个城市里医疗条件最好的了,我舅舅是那里的院长,我让他给你找个好医生,尽量让你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。”

点了点头,沈潇潇没想着逃避责任,她启动法拉利,立马就朝着市一院的方向开了过去。

很快,二人就来到了市一院的医疗大楼,沈潇潇搀着江秋进了医院。

可让她奇怪的是,江秋一进医院也不挂号,也不问诊,直冲冲的就往住院部的方向跑,像是在找什么人。

可让沈潇潇更加震惊的是,江秋刚才还瘸着条右腿,突然痊愈了不说,走起路来还健步如飞,根本就没有任何被撞断过的迹象。

“你的腿……”,跟在江秋的身后,沈潇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直接惊呼了出来。

可进了住院部以后,江秋满心思算是妹妹的安慰,他哪里有空来理会唐韵清的疑惑。

“我妹妹呢?”

来到妹妹住院的病房,江秋看着空空如也的病房,脸色直接阴了下来。

“在那儿呢,已经死了。”

见到来人,陈主任满脸的轻蔑,这个穷鬼现在才到,就算有钱也没啥用了,三分钟前,那个女孩已经停止了心跳。

“放屁!我妹妹没死。”

听到此话,江秋怒了起来,恨不得把这个害自己锒铛入狱的家伙生吞活剥。

可当他转头朝着陈主任指着的方向看去时,那里果然有一个盖着白布的担架车,车头处的心脏监护仪已经成了一条直线。

两个护士正准备把车子推进太平间。

“住手!我妹妹没死!”

一声怒喝,江秋像极了一条发怒的狮子,把搀扶着他的沈潇潇吓了一跳。

可当沈潇潇弄清楚江秋刚刚出了车祸,又死了妹妹时,眼神里又充满了同情和哀伤。

“没死?心脏都停了,你跟我说没死?她要是没死,我这个主任的位置给你坐!”

愤怒的指着江秋,陈主任一脸的义正言辞,可他还没讥讽过瘾,随即又幸灾乐祸得道。

“早干什么去了?不来交医药费,等自己妹妹死了,又来猫哭耗子假慈悲,你倒挺会装大尾巴狼啊?”

闻此,江秋根本没有时间来理会陈主任,他能明显的看出自己妹妹身上还有生机。

虽然心脏已经停跳,可并没有完全死亡,她只是陷入了暂时的假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