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仙帝重生在都市

第三章 黑心庸医(下)

发表时间: 2022-09-09 08:21

 见此,高盼山和陈主任同时惊呼了起来,要是区长的爹死在了他们医院,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!

“陈主任,这次你可要尽力了!我们医院可要拜托你了!”

握着陈主任的手,高盼山满面的惶恐,那心肺复苏特效药刚刚用于临床,全医院上下除了陈主任就没有别人使用过。

更何况,陈主任刚才还用这药物救活了一个心脏停跳的女孩,一时间他只能把救活区长家老爷子的重任,期望到陈主任身上了。

一旁江秋见此,眉头有些微皱,没想到今天除了自己妹妹,他还能见到一个假死状态的病人。

可这人只剩一丝生机吊着,注射那个特效药以后,心肺受到刺激很可能会醒过来,但也存活不长。

回光返照,加上心肺透支,此人就算活过来,也会立马心肺出血,引起死亡,除非自己出手,否则到了那时候,全蓝星都找不到能救他的人。

可江秋刚刚救治完妹妹,体内灵气只剩下了三分之一,还不够医治自己的断腿呢,他怎么会舍得去救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病人?

此时的江秋除了想看到陈主任抱起来的石头把自己砸死以外,对别的事情并没有多大兴趣。

而一旁的沈潇潇似乎也看出了点道道,她是亲眼看着江秋给自己妹妹点穴的人,而那个陈主任刚才那番操作可不就是在模仿江秋吗?

难不成他在说谎?江秋的妹妹真是他自己救活的?

看着面无多少表情的江秋,沈潇潇愈加的确定这个可能,因为她知道江秋的腿断了多久,能忍住这种剧痛,不去手术,而跑来救自己的妹妹。

没有点底气,他会这样做吗?

“院长,区长来了!”

又一个小护士满脸惶恐的跑了进来,可高盼山还未来得及询问区长到哪里了,病房门外就出现了一个身影。

他穿着一身笔挺西装,带着金丝眼镜,可不就是区长吗?

“高院长,我父亲你们一定得抢救过来啊!”

刚一进门,区长就握住了高院长的手,他表情担忧,眼睛里饱含着泪水,从其憔悴模样上完全的看不出一个区长该有的样子。

“区长严重了,这位是我们市一院的心肺科招牌陈主任,他对于救治心脏停跳的病人很有经验,抢救成功率超过百分之五十。”

指了指陈主任,高盼山只能极力的把他夸高一点,不过他也并未说谎,一生一死,可不就是百分之五十吗。

“陈主任!您尽力,只要能抢救活我父亲,您就是我们家的恩人!”

看到陈主任正在父亲身旁检查着什么,区长也不好过去跟他握手,可对一个小主任的称谓都变成了您,可见其对自己父亲性命的在意程度,妥妥的一个大孝子。

“我尽力!我一定尽力!”

点了点头,陈主任没有回头,他的脸色已经像吃了屎一般难看,脑子里虽然已经回忆了无数遍江秋点穴的手法。

可越想越混乱,眼下他都已经记乱了顺序,可此时院长,区长都在身边,实在是骑虎难下,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的装下去。

“注射特效药吧,老先生气色不错,成功率应该大上一些。”

看了眼老爷子紫青的脸色,陈主任苦着脸吩咐了下身边的护士。

很快,护士就已经注射完毕,高价的特效药治疗下,老爷子的脸色明眼可见的开始红润起来。

随着陈主任的胡乱几下点穴,老爷子竟然动了动眼皮,有了要清醒的迹象。

“爸!您能听到吗?爸!”

“儿啊……这是哪里啊?”

老爷子睁开了眼皮,看到床边泪水淋漓的区长,茫然中带着疑惑。

“爸,这里是医院,您差点就去了。”

区长看到父亲醒来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仿佛这里不是医院,而是灵堂一般。

“对了,是这位医生救的您,我这就让人买锦旗!”

抹了吧泪水,区长还不忘指了指旁边的陈主任,他一脸的感激之色,完全把陈主任当成了救命恩人。

“不用,不用,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的天职,老爷子能被我救活,想来也是上天安排的一场缘分。”

陈主任的心中原本还有些七上八下,生怕区长的爹被自己给治死了,可当他看到老爷子醒来时,立马又镇定自若起来,一副医科圣手的模样。

“这怎么行……陈主任妙手回春,真乃当世华佗,锦旗还是一定要送的!”

听到陈主任推脱,区长立马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,陈主任见此,自然得意的春风满面,心想有了区长的这个人情,副院长八成就是自己的了。

可陈主任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,刚刚清醒的老爷子突然出了问题,他躺在病床上,胸口不断的剧烈起伏,仿佛喉咙里卡了东西一样,喘不上气来。

“爸!你怎么了?”

看到父亲的异常,区长惊呼了一声,立马就又跪在了父亲的床前,急切的握住了他的手,

“怎么会这样?明明都已经苏醒了过来!”

陈主任见此,满面的风光一瞬间就消失了干净,他瞪大着眼睛,怎么也想出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。

呵呵,不光喘不上气,等会还得口鼻流血呢。

一旁的江秋见此,心中冷笑连连,这情况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,病人被特效药刺激的已经出现了心肺衰竭。

“陈主任,你快救救我爸爸!求求你了,快救救我爸爸!”

看到父亲这个模样,区长慌了,也不管自己是跪着还是站着了,他急忙的握住了陈主任的手,再次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。

“陈医师,快点出手吧!”

一旁的院长也慌了,虽然不知道老爷子身体出了什么状况,可陈主任是医院里心肺科的主任,眼下能期望的也就是他了。

更何况,他刚刚还从死神手里,把区长的父亲给救活了,他现在就是神医。

看着区长和院长的炙热目光,陈主任的脸又绿了下来,他好想说这鸟情况我也不清楚啊,你们要老子怎么治?

可老爷子要是死了,区长现在有多么孝顺,到时候就会有多愤怒。

等会别说是副院长的位置了,只怕自己的饭碗也保不住了。

“别慌,老爷子刚刚清醒,这只是正常现象。”

摆了摆手,陈主任立马就装得一脸镇定,为了维持住神医的形象,他心中再谎,也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,

他虽然是个黑心庸医,可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,喘不上来气,症状肯定是出在肺上,找到了病根以后,陈主任只能按住老爷子的胸口,开始给他心肺复苏。

呵呵,你按啊,你只要敢按,这老爷子心脏里的血绝对得喷一米高。

靠在妹妹的担架床前,江秋看着陈主任按在老爷子胸口上的手,嘴角处满是讥笑。

果然,当陈主任双手合十,在老爷子胸口处按下时,噗呲!一声,老爷子一口鲜血直接窜到了天花板上。

那高度,比江秋预判的还要高出不少。

“天呐!杀人了!”

“快跑啊!救命啊!”

如此恐怖的场景,瞬间吓坏了周围的病人,他们瞬间慌了神,一蜂窝的都朝着病房外面涌出。

而院长见此,表情立马就凝在了脸上,他死瞪着陈主任,眼睛中满是杀气。

如果陈主任刚才不出手还好说,区长的父亲可以借口是重伤不治而亡,现在他这一按,老爷子死在了医院里,这个责任很有可能让自己丢了帽子!

“陈医生,这是怎么了!”,一转头,区长的脸也黑了下来,他冷冷的看着陈主任又质问起来。

“你不是说小问题吗?我父亲怎么会喷血?”

“啊?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陈主任被喷了一脸的血,面对区长的质问,他满目的慌张,两腿不停的发抖,险些快被吓的尿了出来。

发生这种医疗责任,他丢了工作不说,很有可能还会锒铛入狱。

“情况虽然有些意外,不过老爷子已经能正常呼吸了,问题不大!”

眼色一狠,陈主任知道这老爷子怕是凶多吉少了,可眼下已经闯了大祸,无论无何他都要赌一波,尝试着挽回局面。

说着,陈主任再次双手合十,准备继续给老爷子心肺复苏。

“住手!你再按,他必死无疑!”

突然的一声惊喝,让整个病房里的人都愣了下来。

转头一看,怒喝者正是江秋,他虽然不想出手,可亲眼看着这庸医害死一条性命也于心不忍。

陈主任正心惊胆战呢,被这突然的声音吓的一个哆嗦,当他看到开口的是江秋时,立马就怒了起来。

“闭上你的狗嘴!你个臭小子懂什么?你妹妹的医药费还没付呢!死穷鬼!”

“呵呵,你也有脸说医药费?”,一瘸一拐的走到区长父亲的病床前,江秋一脸的冷色。

“告诉你们,其实我妹妹根本没有注射过什么特效药。”

环视了一眼众人,江秋冷冷的说道。

“什么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