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 都市 >> 

神明复苏

第1章 诡异的诊所

发表时间: 2022-09-09 17:28

 九月初,暑假结束了。

外面依旧是夏日炎炎,蝉鸣声没有盛夏时那么聒噪,但依旧清晰可闻,收到辅导员通知,大二的学生们聚在教室要开个临时班会。

“听说了么,咱们班要转过来个名人,你肯定听说过。”

“名人?谁啊?”

“就是紫竹街那家诊所的许南,就是那个恐怖连环杀……”

“啥?就那个怪诊所的?”这个学生迫不及待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传说他是凶案唯一幸存者,真吓死人了。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辅导员已经带了一个清秀男孩走进了教室。

“来来,静一静,今天有新同学加入大家,下面请这位同学做个自我介绍。”

“我叫许南,也许的许,南方的南,希望和大家相处的愉快。”这个学生脸上洋溢着笑,但却没换来善意。

“也许很难,这名字好记。”

底下不知道哪个学生接了话,教室里面发出一阵哄堂大笑。叫做许南的学生脸上笑容渐渐僵硬。

随着他脸色变化,大家都闭上了嘴,教室里面渐渐变得鸦雀无声。窗外蝉鸣声突然变得特别刺耳,空气就像是凝结了一样。

“好了好了,许南你坐这里。”导员制止了学生们哄笑,让新生在第一排就座。

“我才不和他坐一起…”第一排的女生虽然是个内向腼腆的性格,说话却是丝毫没有回旋余地。

说完这话,女生居然自己拿起了书包,慌慌张张跑到后面远离新生的位置,和一个女生挤在了一起。

许南静静的坐下,因为坐在第一排,没人看到那失去笑容后变得冷冰冰的脸,他在这座城市中早就习惯了这种待遇。

第一天,他在同学的窃窃私语,指指点点中度过。但命运的安排让他只能习惯,必须习惯这种生活。

下课后,他也是一个人孤独的走出校门,所有的人就像是有默契的远离他,好像生怕沾染上什么不祥之物。

这一切持续了很多年,那个恐怖凶案的传闻,一直萦绕在这个小城上空。

紫竹街就在小城的最北端,那里几乎没什么人经过,是一段废弃的老城区街道,只有极少数老住户还留在这里居住。

等走到了自家诊所门口,一个中年人一脸谄媚笑容,在这里等了半天了。

他就是一家之主,许南的养父。

“回来了啊,在学校怎么样?同学们还好吧?”

“都挺好的。”许南脸上好像没有半点亲近的感觉,说话更像是在敷衍。”

而更为诡异的是他父亲的态度,对自己儿子的态度,更像是面对一个大客户大领导,甚至有些奴颜婢膝的味道。

他穿了一身白大褂,是诊所的经营者,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达官贵人,诊疗费离谱的高,但依然患者盈门。

“许南,明天又到了十五号了,这次患者是李氏集团的,今晚可得养足精神啊。”父亲一脸的谄笑,就像是求一个外人。

“知道了,诊金打到我和我妈的户头里,剩下百分之十留做家用。记住,我妈那些医疗设备要随时监控着,不能出任何意外。”

别看他父亲穿了个白大褂,但实际上对于治疗那些达官贵人顾客的疾病根本一窍不通。

那些人的病状非常古怪,对外讳莫如深。每次治疗都是私下进行,只有许南才有能力治愈。

养父作为家庭中名义上的户主,在家中却没有任何地位,每当看到自己儿子的时候,都会产生极大的畏惧心理。

他的双手好像是曾经被粗大的东西贯穿过,留下了两个铜钱大小的伤疤,也有些微残疾后遗症。

这都是拜儿子所赐,虽然记不清过程,可在潜意识中隐藏的东西,让他看见儿子就像见到恐怖的存在一样。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许南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,一整天时间里,他第一次真正的露出发自心底的表情。

母亲常年卧床,早就成了植物人状态,每次回家后,他都会第一时间来到母亲房中打招呼。

然后把一天发生的事情变着花样说一遍,好让卧床不起的母亲也感受到生活气息。

说了一个小时,许南才回到自己房间,他摔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只觉得浑身上下疲惫不堪。

明天又要给病人治疗,身体负担会更加沉重吧。每次治疗对于精神和体力都是极大消耗,甚至有生命危险。

不过顾不了这么多,一定要多多帮养父替家里赚钱,等到钱赚够了,就带上母亲离开这里,去中心城买房定居。

到时候,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自己那诡异的故事,也没人用异样的眼光盯视,更不会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。

“许南,有…有人找,是治安官。”他的父亲在外面喊了起来,声音微微颤抖。

虽然疲惫不堪,许南还是无奈的走出自己房间。

看到客厅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,一个人到中年,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两个人都没穿制服。

“你好,我们只不过是例行公事,别紧张。”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再次出示了证件。

“这次还是想来了解那桩案子。你在小时候时曾经说过回想起来什么,却记忆模糊,现在有更具体的么?”

有的…有的…那些记忆就在最近慢慢清晰可见,但如果说出来对方会有什么反应?

说出实话会有什么后果?自己会被抓么?又或者被当成精神有问题?

其实从记事起回忆就渐渐清晰,案发当天的过程恍如昨日,这些噩梦一样的场景折磨了自己许多年,精神上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小时候曾去报案,把当年情况做过详细笔录。结果因为当时年龄太小,做笔录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些话。

客厅中两个治安官静静坐着一言不发,黄昏的阳光从窗户中洒了进来,让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暧昧的昏黄色。

许南坐了下来,他决定说出实情。

多年前那个雨夜,这件恐怖的连环杀人案真相。